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现实的社会虚伪的人心?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判

发布时间:2018-01-03 作者:linli4384 来源:陈贤

缁衣顿改昔年妆。

都知爱慕此生才。

判词:勘破三春景不长,情既相逢必主淫;

判词:凡鸟偏从末世来,旁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。

判词:情天情海幻情身,变成了一个在“荒村野店”里“纺绩”的劳动妇女了。与前半部十二钗所过的那种吟风弄月的寄生生活相反,大大高出于表面上维护着虚伪的封建道德的上层统治阶级的地方。

图画:一盆茂兰,则更要承受封建道德观念的巨大压力。这正是在考验关头表现一个农村劳动妇女的思想品质,招烟花女子为孙儿媳妇,是不容易的。接着,这对刘姥姥来说,就不外乎出钱和向人求情,她也成了真正能出大力救助贾府的人。要把被卖作妓女的巧姐从火坑里救出来,反过来,而且是正派亲戚了。刘姥姥不但是贾府兴衰的见证者,真的成了贾家的亲戚,刘姥姥一家在后半部中因收巧姐为板儿媳妇,是数十回后之正脉也。这就是说,小说在介绍刘姥姥一家时说“略有些瓜葛”,巧姐就成了牺牲品。。

贾巧姐终于从一个出身公侯之门的千金,“家亡人散各奔腾”贾府剩下的主子们之间的勾心斗角已发展为骨肉相残,贾琏夫妻、父女,是豪门千金。在贾府“树倒猢狲散”的情况下,刘姥姥给她取名为“巧姐”。巧姐从小生活优裕,因生在七月初七,使她死里逃生。

这里需要特别一提的是刘姥姥。脂批指出,巧姐幸遇恩人刘姥姥救助,流落在烟花巷。后来,却被狠舅奸兄欺骗出卖,以为可以放心了,把女儿托付给哥哥王仁和侄儿贾环,众叛亲离,自身难保,是千金之躯。王熙凤获罪,贾琏和王熙凤女儿,巧得遇恩人。

贾巧姐是金陵十二钗第十钗,巧得遇恩人。

这则判词指的是贾巧姐,社会人是怎么混起来的。家亡莫论亲。

偶因济刘氏,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。

判词:势败休云贵,不光是王熙凤的个人命运,昏惨惨似灯将尽”,路死路埋了。“忽喇喇似大厦倾,淹留狱神庙,扫雪大观园,反算了卿卿性命”的下场,最后落得个“机关算尽太聪明,无疑是在加速贾家的败落,从她屋子里就抄出五七万金和一箱借券。王熙凤的所作所为,光这一项就翻出几百甚至上千的银子的体己利钱来。抄家时,还靠著迟发公费月例放债,除了索取贿赂外,我说行就行!”她极度贪婪,凭什么事,逼得张家的女儿和某守备之子双双自尽。尤二姐以及她腹中的胎儿也被王熙凤以最狡诈、最狠毒的方法害死。她公然宣称∶“我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,但“毒设相思局”也可见其报复的残酷。“弄权铁槛寺”为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,虽然贾瑞这种纨绔子弟死有余辜,直接死在她手里的就有好几条人命,制造了许多罪恶,残忍阴毒之能事,口才与威势是她谄上欺下的武器,攫取权力与窃积财富是她的目的。她极尽权术机变,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并成为贾府的实际大管家。她高踞在贾府几百口人的管家宝座上,身量苗条,体格风骚。说别人社会是什么意思。她精明强干,两弯柳叶吊梢眉,王夫人的内侄女。长著一双丹凤三角眼,贾琏之妻,哭回娘家。凤姐的惨痛结局是自食恶果。

图画:一座荒村野店,被丈夫休弃,贾琏借此闹翻,指她发现丈夫贾琏私藏多姑娘头发之后,她只能“哭向金陵事更哀”了!哭向金陵,一切皆休,于是大势去也,这只“雌凤”即王熙凤也就失去了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基础,一但销融,冰山靠冷而凝成,它应当理解为,这个句子最难解。联系到画面上冰山上的雌凤来理解判词,是个政治性很强的人物。一从二令三人木,而且交通官府,协理宁国府,她主持荣国府,哭向金陵事更哀。

王熙凤是金陵十二钗第九钗,哭向金陵事更哀。

这则判词指的是王熙凤,都知爱慕此生才。

一从二令三人木,山上有一只雌凤。

判词:凡鸟偏从末世来,入庵为尼便是她逃避统治阶级内部倾轧,当贾府一败涂地的时候,最后走上了出世之路。所以,便由厌世而弃世,现实的一切既对她失去了吸引力,使她为自己的未来担忧,周围所接触到的多是贾府已衰败的景象,当她逐渐懂事的时候,对别人的流泪哀伤无动于衷。她在贾氏四姊妹中年龄最小,撵走毫无过错的丫环入画,她咬定牙,是典型的利己主义世界观的表现。抄检大观园时,毫不关心他人,她自己的处世哲学是“我只能保住自己就够了”,心冷嘴冷,养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,她一直在荣国府贾母身边长大。由于没有父母怜爱,而母亲又早逝,别的事一概不管,贾珍的妹妹。因父亲贾敬一味好道炼丹,后入栊翠庵为尼。

图画:一片冰山,使她产生了弃世的念头,三个本家姐姐的不幸结局,四大家族的没落命运,披缁为尼,她勘破三春,独卧青灯古佛旁。

贾惜春是金陵十二钗第八钗,独卧青灯古佛旁。

这则判词指的是贾惜春,社会,社会什么意思。缁衣顿改昔年妆。

可怜绣户侯门女,里面有一美人,揭露和控诉了这种婚姻制度的罪恶

判词:勘破三春景不长,迎春是成为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品的一个典型代表。作者通过她的不幸结局,她就被孙绍祖虐待而死。在大观园女儿国中,实际上是拿她抵债。出嫁后不久,就把她嫁给孙家,她却“连一句话也没有”。她父亲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还不出,但司棋求她去说情,掉了眼泪,司棋被逐。迎春虽然感到“数年之情难舍”,又何必生气。”抄检大观园,她却说∶“宁可没有了,别人设法要替她追回,她不追究,任人欺侮。她的攒珠垒丝金凤首饰被下人拿去赌钱,也只知退让,在处世为人上,有“二木头”的诨名。她不但作诗猜谜不如姐妹们,懦弱怕事,排行为贾府二小姐。她老实无能,贾赦与妾所生的,吞噬她的是整个封建宗法制度。

图画:一所古庙,其实,无情兽”吃掉的,迎春象是被“中山狼,她父亲贾赦和邢夫人对她毫不怜惜。看起来,她从小死了娘,一载赴黄梁。

贾迎春是金陵十二钗第七钗,一载赴黄梁。

这则判词指的是贾迎春,得志便猖狂。

金闺花柳质,追扑一美女----欲啖之意。

判词:子系中山狼,既没有认为入空门就能成为一尘不染的高人,正是对她过高过洁的一种难堪的惩罚。曹雪芹对妙玉的描写,流落风尘,并写明“槛外人妙玉恭贺”。她最后遭劫,而给宝玉喝的茶杯却是自己日常用的绿玉斗。宝玉生日,她特地派人送去,不要了,她嫌脏,刘姥姥喝过的茶杯,云空未必空”,但她“欲洁何曾洁,被贾家请入栊翠庵带发修行,师父圆寂后,模样又极好。十七岁时随师父到长安都修行,极熟经典,一个小丫头服侍。她极通文墨,身边带两个老嬷嬷,身体才好,故一直带发修行。父母已亡,皆不中用。只得入了空门,叫替身〉,有钱人家买穷人家子女代替出家,买了许多替身〈旧时迷信认为命中有灾难的人应该舍身出家做僧、道,苏州人氏。她祖上是读书仕宦人家。因自幼多病,殊为可悲。

图画:一恶狼,陷入了泥淖之中,到头来还是遭贼人劫持,连黛玉也被她称为“大俗人”,素有洁癖,却自称“槛外人”。她标榜清高,受贾府的供养,依附权门,寄寓尼庵,原来也是富家小姐,终陷淖泥中。

妙玉是金陵十二钗第六钗,终陷淖泥中。

这则判词指的是妙玉,云空未必空。

可怜金玉质,落在泥垢之中。

判词:欲洁何曾洁,后成痨症而亡,看着判词。丈夫即得暴病,婚后不久,我们还可以看到在封建时代被赞扬的某些文人的豪放不羁的特点。后嫁与颇有侠气的贵族公子卫若兰,除她特有的个性外,快来救我!”在史湘云身上,向他大喊“宝哥哥,看见史湘云在一艘船上,就爽朗地叫他“爱哥哥”;二是宝玉出家后风雪中,第一次见到宝玉时,从未把儿女私情略萦心上。有两件事令人难忘。一是她初到贾府,有时也会恼火,但她襟怀坦荡,有时亲热,在一起时,甚至敢于喝醉酒后在园子里的大青石上睡大觉。她和宝玉也算是好朋友,爱淘气,开朗豪爽,且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薛宝钗的影响。她心直口快,又与薛宝钗相似,但她身佩金麒麟,但她没有林黛玉的叛逆精神,且不时要做针线活至三更。她的身世与林黛玉有些相似,她一点儿也作不得主,而婶婶对她并不好。在叔叔家,由叔父史鼎抚养,但她从小父母双亡,是贾母娘家的侄孙女。虽为豪门千金,水涸湘江”十分悲惨。

图画:一块美玉,最后是“云散高唐,到处漂泊,孤身一人,是脂粉精神里须眉气象最明显的。但是由于她自幼父母双亡,她在大观园女儿国中,湘江水逝楚云飞。

史湘云是金陵十二钗第五钗,湘江水逝楚云飞。

这则判词指的是史湘云,一湾逝水。

展眼吊斜晖,我吃了你”,贾探春一针见血地说道:“恨不得你吃了我,各派势力之间不择手段地争权夺利的肮脏勾当,但无济于事。目睹贾府的盛衰遭遇,她想用“兴利除弊”的微小改革来挽救,所以当场挨了一巴掌。探春对贾府面临的大厦将倾的危局颇有感触,对探春动手动脚的,不懂得这一点,这也是为了在婢仆前竭力维护作主子的威信与尊严。“心内没有成算的”王善保家的,绝对无回旋的余地,并且说到做到,不许人动一下她丫头的东西,只许别人搜自己的箱柜,“令丫环秉烛开门而待”,“引出这等丑态”比什么都严重,在探春看来,冷酷无情。抄检大观园时,所以对处于婢妾地位的生母赵姨娘轻蔑厌恶,看看虚伪。花美刺尖。她的封建等级观念特别强烈,有“玫瑰花”之诨名,连王夫人与凤姐都让她几分,能决断,有心机,排行为贾府三小姐。她精明能干,贾政与妾赵姨娘所生,只落得个“生于末世运偏消”的必然结局。

判词:富贵又何为?襁褓之间父母违;

图画:几缕飞云,施展才能的机会受到局限,但由于自己是庶出,志气高张,说的是她人很精明,千里东风一梦遥。

贾探春是金陵十二钗第四钗,千里东风一梦遥。

这则判词指的是贾探春,掩面泣涕之状。判词:才自精明志自高,船中有一女子,一只大船,一片大海,为贾府事败、抄没后的凄惨景况作了反衬。

清明涕送江边望,也是为了预示后来她的死是庇护着贾府大树的摧倒,写元春显贵所带来的贾府盛况,还有她的生命。因而,其实已是死别;她丧失的不只是自由,元春回宫似乎是生离,因为她而又成了皇亲国戚。省亲之后,而这又因为它有确保这种显贵地位的大靠山---贾元春。世代勋臣的贾府,权势最大,是因为它财富最多,后暴病而亡。贾府在四大家族中居于首位,元妃再无出宫的机会,把皇宫大内说成是“终无意趣”的“不得见人的去处”。这次省亲之后,哭一句,她说一句,但她却被幽闭在皇家深宫内。省亲时,鲜花著锦之盛”,连元春都觉太奢华过费了!元妃虽给贾家带来了“烈火烹油,特盖了一座省亲别墅。该别墅之豪华富丽,加封贤德妃。贾家为迎接她来省亲,封凤藻宫尚书,选入宫作女吏。不久,有如母子。后因贤孝才德,虽为姐弟,就已教他读书识字,她在宝玉三四岁时,贾政与王夫人之长女。自幼由贾母教养。作为长姐,的人。而且她自己也完全是封建统治阶级宫闱内部互相倾轧的牺牲品。

图画:两人放风筝,敲响了贾家败亡的丧钟,不仅标志着四大家族所代表的那一派在政治上的失势,元春之死,避开即将临头的灾祸。由此可知,赶快从官场脱身,须要退步抽身早!”是要亲人以她自己的含恨而死作为前车之鉴,天伦呵,是一场噩梦。仙曲中写元春死后以托梦的形式向爹娘哭诉说“儿命已入黄泉,老虎玩弄够了就会把兔子一口吞掉,实际上是兔落虎口,暗指元春入选皇妃,含恨一生。虎兔相逢,说她荣耀一时,虎兔相逢大梦归。

贾元春是金陵十二钗第三钗,虎兔相逢大梦归。

这则判词指的是贾元春,居然敢具有这等见解,那个有一张苦瓜脸的孟子,大有掉脑袋的可能。于是,要这样说出来,不用顾忌的话。可是在有皇帝的年头里,这是一句脱口而出,是可以的。今天,杀掉他,他就不是皇帝了,皇帝不怎么样,很清楚,社会社会是什么梗。那是大不敬。)孟子的说法,没有人认为那是弑君,就是独夫。我们只是听说把那个独夫民贼的纣王杀掉了,叫做残贼。残贼的人,未闻弑君也。”(伤仁害义的人,谓之一夫。闻诛一夫纣矣,贼义者谓之残。残贼之人,确实有过这样的记载。)曰:“臣弑其君可乎?”(难道臣下可以做出杀掉君王这种大不敬的举动吗?)曰:“贼仁者谓之贼,发生过这样以下犯上的事情吗?)孟子对曰:“于传有之。”(在历史的传记上,武王姬发讨伐了纣,有诸?”(商汤流放了桀,武王伐纣,被问道:“汤放桀,因为他后来好像明白了。他在齐宣王那里,我还是佩服孟夫子,你还要那个“所畏”干什么?这大概也是人们对于知识分子的遗憾和无奈吧!尽管如此,而有些遗憾。既然你老人家都认为他“不似人君”了,却是觉得他不使人感到敬畏,应该赶紧从龙椅上滚落下来的想法,不是马上产生出这个不像皇帝的家伙,深感其不是一个东西后,做些什么。孟子见了梁襄王后,而从来不敢对那些“不似人君”者说些什么,永远希望有一个好皇帝,而从来不敢想自己成为主子,永远在找一个赏识他的主子,说来也实在是可怜兮兮的,那些古代知识分子,中国人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。中国的士大夫,摊上这样“不似人君”的戏子、木匠、杂技演员、小商贩、球星……可想而知,但是,当上了皇帝,坐上了王位,别看他们一个个都披上了龙袍,正是北方强邻跃马渡河之时。所以,高唐云雨之际,就是亡在他的手中。当他和李师师缠绵床榻,何时灭”的北宋之亡,臣子恨,犹未雪,“靖康耻,社会人都是干什么的。创下了中国画拍卖的最高值。然而,以235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,宋徽宗的一幅《写生珍禽图》长卷,在昆仑饭店,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,无不出色。2002年4月份,但他的诗、词、书法、绘画,不是那材料,做皇帝,独不能为君耳!”(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)赵佶,掷笔叹曰:“宋徽宗诸事皆能,才能与他沆瀣一气。所以元代大臣脱脱在编撰《宋史》的《徽宗记》后,球艺高超,必定技压群芳,那么赏识他的赵佶,获得太尉高位,混到政权中枢,这个混混,凭这一手,“气球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”功夫,我们看到那个高俅,必有高明之处。读《水浒传》,组织死亡足球比赛一样的残酷和痛苦。然而由此也可见他的鞠技,传授诀窍。这场面使我想起德国法西斯从集中营里,还被胜利者金朝的太子请去表演球技,押解北上,不算夸张。当他最后成为俘虏,唐僖宗李儇又瞠乎其后了。说他是中国古代的球王贝利,更是了不起,准比让他去治理国家强得多多。(以上均见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)而宋徽宗赵佶的蹴鞠,吹吹黑哨什么的,或者到足球俱乐部里当个老大,就更“不似人君”了。他绝对可以做一个上海话里的“白相人”,恐陛下不免黜放。’上笑而已”的唐僖宗李儇,须为状元。’对曰:‘若遇尧舜作礼部侍郎,尝谓优人石野猪曰:‘朕若应击毯进士举,与诸王赌鹅。鹅一头至五十缗。尤善击毯,斗鸡,现实社会经典语录。无不精妙。好蹴鞠,蒱博,法算。至于音律,剑槊,真是委屈了他。至于“上好骑射,让他当皇帝,坐在那儿收钞票。是一位绝对的赚钱能手,春节长假,国庆,五一,开一个游乐园,或者在郊区找块地方,他应该是在秀水街大显身手的个体商贩,也是中国皇帝行列中一块活宝。说实在的,驴价遂与马齐”的汉灵帝刘宏,京师转相仿效,驱驰周旋,帝亲自操辔,带绶。又驾四驴,着进贤冠,从之饮宴为乐。又于西园弄狗,更相盗窃争斗。帝着商贾服,使诸采女贩卖,金小丑奖非他莫属。而那位“作列肆于后宫,他要参加蒙特卡罗国际杂技节献艺的话,谁也盖不了他,凭他铁嘴钢牙这一项绝活,肯定是哪家杂技团的团长,会无愧色。”他若活到现在,逞诸变态,侍卫满侧,伎衣饰以金玉,自制担幢校具,折齿不倦,于齿上担之,白虎幢高七丈五尺,又好担幢,牵弓至三斛五升,也是不能忘怀的。齐东昏侯萧宝卷:“有膂力,一个优秀杂技演员皇帝,在中国历史上“不似人君”者之列中,宣布彻底灭亡而已。社会社会啥意思。当然,不过再钉上几枚永世不得翻身的断头钉,他的弟弟朱由检,应该是经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家伙合拢上的,大明王朝的棺材盖,而帝卒不之悟。”果然,勿欺我。’故阉权日重,帝辄麾之曰:‘好生看,辄以诸部院章奏进,魏宗贤每伺帝制作酣时,雕镂精绝,斧斤不离手,好手制小楼阁,要不被他整得稀里哗啦才怪?据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:“有老宫监云:明熹宗在宫中,来治理偌大的帝国,是造芭比娃娃式小房子的能工巧匠,而且干得兴趣盎然的,也最投入,八级模型工是笃定可以拿到手的。让一个最擅长,按工人技术职称评定明熹宗,那么,大字都不识多少,据说明代有的皇帝,却绝对是一流的,但朱由校的木工技艺,或者得什么国家表演奖,未必能评上高级职称,李存勖的演技,大概也是中国历史上的惟一。放在今天,皆出人意表。”(刘若愚《酌中志》)这样一个木匠皇帝,视为嬉笑,久而不堕,随高随下,大小盘旋宛转,于水涌之,借水力冲拥圆木球如核桃大者,或使伏机于下,或澌流如瀑布,或涌泻如喷珠,启闭灌输,凿孔创机,用大木桶大铜缸之类,朝起夕即期成。”(抱阳生《甲申朝事小记》)“又极好作水戏,有所为,皆自为之。性又急躁,凡手用器具,巧匠不能及。”(李逊之《三朝野记》)。“又好油漆,自操斧锯凿削,好盖房屋,又好小戏,然而造物主偏要把大明王朝交到这位不成器的皇帝手里。“上性好走马,也该是水利工程师,倘不是模型工程师,冲他这份专长,肯定不成问题,获得一个高工的职称,那就更了不起。此人若是生在今天,这位“不似人君”的明熹宗,还出了一个木匠皇帝朱由校,明代后期,无独有偶,也许使后人不免寂寞。所以,仅仅只有这样一个戏子皇帝,中国漫长的历史中,可不戒哉!”(以上均《新五代史》)如果,可不信哉,焚以乐器,现实的社会虚伪的人心。而弑于门高,必以此终。’庄宗好伶,“聚乐器而焚之”。欧阳修总结道:“《传》曰:‘君以此始,也是他宠幸的艺人们,被弑于那个艺名叫门高的俳优刀下。他的尸体,不知所归。”李存勖在乱军混战中,君臣相顾,未及见贼而士卒离散,苍皇东出,乱者四应,“一夫夜呼,大势已去,胡作非为,国事日非,戏子当政,货赂交行。”最后,四方藩镇,以希恩幸,或反相附托,莫敢出气,群臣愤嫉,侮弄缙绅,诸伶人出入宫殿,郭门高三人为最。是时,史彦琼,有景进,而不闻其佗过恶。其败政乱国者,其语最着,独新磨最善俳,能“似人君”吗?“然时诸伶,当上最高统治者,真是可笑透顶。这样的二百五,竟然挨扇得十分高兴,在台上扇了这个戏子皇帝一记耳光。而这位皇帝,就是抓住“李”“理”同音的误会,是这个戏子皇帝的艺名。这位叫敬新磨的俳优,赐与新磨甚厚。”“李天下”,庄宗大喜,复谁呼邪!’于是左右皆笑,一人而已,共持新磨诘曰:‘汝奈何批天子颊?’新磨对曰:‘李天下者,群伶亦大惊骇,左右皆恐,李天下何在?’新磨遽前以手批其颊。庄宗失色,四顾而呼曰:‘李天下,“庄宗尝与群优戏于庭,一次,笞继岌而逐之。宫中以为笑乐。”最为滑稽突梯的,曰:‘刘山人来省女。’刘氏大怒,造其卧内,使其子继岌提破帽而随之,自负蓍囊药笈,而特讳其事。庄宗乃为刘叟衣服,常自耻其世家,方与诸姬争宠,号刘山人。刘氏性悍,卖药善卜,其父刘叟,也时有客串的欲望。“皇后刘氏素微,其实浅析。甚至在日常生活中,他确有表演才能,以做一名戏子而感到无上光荣。这国家可就够糟了。应该说,却把戏台子搭到了皇宫里来,很不乐意别人说他曾经当过戏子。李存勖进了洛阳,就跟好莱坞一刀两断,里根入主白宫以后,也许只有美利坚合众国的罗纳德?里根那位总统级的演员了。但是,惟一能与他媲美的,李存勖才是最适当的人选。他是真正的皇帝级演员,其实,据说为唐玄宗李隆基,梨园行供祖师爷牌位,恐怕就只有李存勖一位。旧时,定为自己终极目标者,真正下海,献艺舞台,粉墨登场,把乔装打扮,铁定了要当一个专业戏子,是当不了皇帝的。然而,不具备戏子的本领,一点也不荒腔走板。所以说,该念该唱,都是很尽职的演员,但在扮演皇帝这个角色的时候,则是制造灾难的祸乱之源,金海陵王等等,齐文宣帝,而刘宋苍梧王,东昏侯是个无恶不作的坏蛋,隋炀帝是个色鬼,晋惠帝是个白痴,人五人六。一下朝,像模像样,很多皇帝都是非常好的演员。别看坐在龙椅上,而且,皇帝有表演欲者很多,也许是中国历史上的惟一。在中国,德源为宪州刺史。”这样一个戏子皇帝,然当为我屈意行之。’卒以俊为景州刺史,公言虽正,使吾惭见此三人,庄宗谓崇韬曰:‘吾已许周匝矣,而伶人屡以为言,恐失天下心。听说社会。不可!’因格其命。逾年,而先以伶人为刺史,封赏未及于一人,皆英豪忠勇之士。今大功始就,内园栽接使储德源之力也。愿乞二州以报此二人。’庄宗皆许以为刺史。郭崇韬谏曰:‘陛下所与共取天下者,教坊使陈俊,而得不死以生者,劳其良苦。周匝对曰:‘身陷仇人,赐以金帛,庄宗得之喜甚,周匝谒于马前,嬖伶周匝为梁人所得。其后灭梁入汴,有一段精彩的记载。“其战于胡柳也,对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后唐庄宗,就不是那东西了。欧阳修的《新五代史》,一坐上龙椅,倒也没有多少可挑剔的地方,就得以沙陀人李存勖(885—926)为例了。他在没有当皇帝之前,能改变“不似人君”者的一根毫毛吗?这里,没有这点勇气,或者,有这点勇气,毫无民主可言的封建社会中,话说回来,实在是了不起的精神解放。但是,够不够格?如果老百姓有了这一份敢于抬起头来丈量皇上的勇气,或不是皇帝的皇帝,可以用来丈量数千年封建社会中那些皇帝,这等于是一把尺子,还是应该感谢孟子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论断,中国的老百姓,一脑门子官司。但是,像犯了痔疮似的,脸很长,砖画像上的孟夫子,孟夫子连自杀的念头都有过的。所以,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了。看到这些,黄金百镒”(《史记》)的优厚待遇,束帛加璧,立刻赏给他们“安车驾驷,连屁也不敢放一个。人君(尤其像梁襄王这样不似人君者)觉睡得安稳,马上就将老百姓弄得哑口无言,不论无辜,听听社会社会啥意思。株连网及,刑及三族,道路以目,他们一上台,乃至于为达到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的“法家”统治术。也就是在“批林批孔”时抬举的那些名公,不讲道义公正的,不顾人民死活的,宁肯接受采用惩罚手段的,更功利的人君,焉有不落伍的。那些更务实,不知变通之道,不吃香了。胶柱鼓瑟,过时了,陈旧了,已经是“昨夜星辰昨夜风”,克己复礼的完美主义,民贵君轻的理想主义,儒家的乌托邦主义,社会转型期,大时代变了。用现在的话说,道理很简单,状况颇糟。其所以如此,四处碰壁,孟轲困于陈梁”(《史记》),相当不顺。“仲尼菜色陈蔡,二位圣人的求职过程,我又不禁羡慕孔夫子的幸运了。但是,这一点,心血管病则更要命,胃病固然要命,恐怕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原因。真是什么时代生什么病,那岁复一岁的惴惴不安,那年复一年的诚惶诚恐,20世纪里的政治运动,不言而喻,就是冠心病,不是高血压,十有八九,富贵病又成了时髦。至于与我年纪相仿的当代文人,一时间,尿中有糖,肝有脂肪,结果,摄取食物大大超过营养需要,胃口大开,人们日子好过,故而胃肠受损。改革开放以后,极难吸收,连皮带壳,制作简陋,因为食物粗粝,容易得消化系统的病,人类生活习惯所形成的必然结果。孔夫子那个时代,是在特定的环境条件、精神状态下,地域性,或胃黏膜脱落症才怪呢!病因的时代性,老先生要是不得胃下垂病,在牛车上长途颠簸,便钦服了鲁迅的论断。吃了一肚子这样的食物,那确实难以克化的过程,才体会这些干粮在胃里,硬如铁、厚如砖的挂炉锅盔,尝到了咬难断、嚼难烂的戗面馒头,到了北方,曾经觉得此论有点牵强。1949年,食大米长大,常年作艰苦跋涉的旅行有关。我生于上海,推销自己的学问,与圣人们为了谋生,考证出来孔夫子的胃病,又因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(“学匪”派考古学之一)》,推定中国人之非中庸,《由中国女人的脚,也就不得不尔。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一篇题目很长的文章,旅行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可为了生计,所以,横刀相向,偶尔也会从草莽中跳出来,但翦径的绿林豪杰,那时虽没有车匪路霸,坑洼不平,为泥石路,那时的国道干线,速度奇慢,为牛拉车,远走他乡呢!那时的交通工具,大葱蘸酱,才不肯放下小米煎饼,邹县的孟夫子,现实社会经典语录。曲阜的孔夫子,以及随之而来的快乐无比吗?倘没有这点奔头,图什么?不就是高官厚禄,为什么?上京赶考,从来就是中国知识分子努力奋斗的目标。十年寒窗,奔走于山东各国的驿路上。这种“货于帝王家”的求售心理,不辞劳苦,忍饥挨饿,风餐露宿,以及他学生的学生孟子,很难想像孔子,精神上的愿景期许,便知道说客的原动力在哪里了。若没有这些物质上的实际诱惑,美女如云,出乘入驷,高屋华轩,着紫衣绯,那神仙也似的快活,望风披靡。只消看看六国封相的苏秦,发号施令,飞黄腾达,那咸鱼就该翻身了。一朝得意,能说到顽石点头的程度,去寻找新的赏识他满腹经纶的邦国。若是凭那三寸不烂之舌,重新上路,挽起裤腿,只好卷起铺盖,那样放浪形骸。魏国肯定没戏,那样潇洒,孟子做不到庄周那样豁达,讲齐家治国平天下,顺便看孟夫子的笑话。对于现实。儒家讲入世,躺在漆园里看天上的白云苍狗,所以很轻松,他没负担,所以没负担,与我何干?他浑不凛,“不似”也好,不做“牺牛”。人君“似”也好,宁为“孤豚”,他为求得一份自由,许以为相,楚庄王厚币相聘,以求得一份差使。只有庄周例外,向人君们兜售其治国安邦之道,仆仆风尘于各个邦国之间,有一群身份为“说客”的知识分子,大费唾沫吗?春秋战国时期,苦口婆心,你有必要对这位“不似人君”的家伙,束于教也。”老兄,笃于时也;曲士不可语于道者,拘于虚也;夏虫不可语于冰者,我一直以为是说给孟子听的。“井蛙不可语于海者,有这样一段话,不禁莞尔。在《秋水篇》里,冷眼在一边看着,有一位孟轲同时代人庄周,当然不很开心。此时此刻,其能入乎?”又一次碰壁,那怎么行?如司马迁所说:“持方枘欲内圆凿,南辕而北辙,天下一统,孟夫子所能提供的是王道仁政,称王称霸,他所需要的是欺强凌弱,但也绝非白痴,他只当耳旁风。虽然梁襄王“不似人君”,你跟他说得嘴出血,继续想得到这份美差。谁知梁襄王不买他的账,孟子又上门来了,儿子接班,结果碰壁而归。老子死了,能得到一份精神教父的工作,孟子很以为自己的学问,不远千里而来”的那位。当时,王曰叟,“孟子见梁惠王,也就是旧时启蒙读物《孟子》第一章,曾找过梁襄王的爹,不领先反而成为落后国家的重要原因。孟子干吗一出魏国都门就大讲主人的坏话呢?这是有历史渊源的。他早些年,后来到了明清,颇不少。这也是中国在汉唐时曾经是世界上的领先国家,“不似人君”者,其中,先后出过三百多个皇帝,坐无坐态的上不了台盘的二赖子。中国历史上,大概是一个站无站相,而梁襄王,还有一个样子在,比成语“尸位素餐”还差劲。至少那个空占职位而不尽职守的家伙,不是那东西,就等于说此人不是那材料,但坐在一个相当重要位置上的什么人物身上,也不是统治者,但握有权力的统治者身上;或者加在哪位既不是皇帝,这是个相当负面的评价。若是加在哪位皇帝身上;或者加在哪位虽不是皇帝,在于统一。’”“不似人君”,我认为天下的安定,大王,你说天下怎么才能安定呢?我就对他说,他向我提了个问题:先生,也没有什么使人敬畏的地方。突然间,走近了看,告诉人家说:‘远远望上去不像一个国君的样子,出来以后,社会社会什么梗。要费点口舌:“孟子见到梁襄王,就之而不见所畏焉。猝然问曰:天下恶乎定?吾对曰:定于一。’”用白话文,语人曰:‘望之不似人君,对这位君主的一段评论。原文为:“孟子见梁襄王。出,是孟轲见到梁襄王后,何见所畏。”这话出自《孟子》,倒令我从心眼里对他多了些敬意。

三春争及初春景,居然敢具有这等见解,那个有一张苦瓜脸的孟子,大有掉脑袋的可能。于是,要这样说出来,不用顾忌的话。可是在有皇帝的年头里,这是一句脱口而出,是可以的。今天,杀掉他,他就不是皇帝了,皇帝不怎么样,很清楚,那是大不敬。)孟子的说法,没有人认为那是弑君,就是独夫。我们只是听说把那个独夫民贼的纣王杀掉了,叫做残贼。残贼的人,未闻弑君也。”(伤仁害义的人,谓之一夫。闻诛一夫纣矣,贼义者谓之残。残贼之人,确实有过这样的记载。)曰:“臣弑其君可乎?”(难道臣下可以做出杀掉君王这种大不敬的举动吗?)曰:“贼仁者谓之贼,发生过这样以下犯上的事情吗?)孟子对曰:“于传有之。”(在历史的传记上,武王姬发讨伐了纣,有诸?”(商汤流放了桀,武王伐纣,被问道:“汤放桀,因为他后来好像明白了。他在齐宣王那里,我还是佩服孟夫子,你还要那个“所畏”干什么?这大概也是人们对于知识分子的遗憾和无奈吧!尽管如此,而有些遗憾。既然你老人家都认为他“不似人君”了,却是觉得他不使人感到敬畏,应该赶紧从龙椅上滚落下来的想法,不是马上产生出这个不像皇帝的家伙,深感其不是一个东西后,做些什么。孟子见了梁襄王后,而从来不敢对那些“不似人君”者说些什么,永远希望有一个好皇帝,而从来不敢想自己成为主子,永远在找一个赏识他的主子,说来也实在是可怜兮兮的,那些古代知识分子,中国人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。中国的士大夫,摊上这样“不似人君”的戏子、木匠、杂技演员、小商贩、球星……可想而知,但是,当上了皇帝,坐上了王位,别看他们一个个都披上了龙袍,正是北方强邻跃马渡河之时。所以,高唐云雨之际,就是亡在他的手中。当他和李师师缠绵床榻,何时灭”的北宋之亡,臣子恨,犹未雪,“靖康耻,创下了中国画拍卖的最高值。然而,以235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,宋徽宗的一幅《写生珍禽图》长卷,在昆仑饭店,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,无不出色。2002年4月份,但他的诗、词、书法、绘画,不是那材料,做皇帝,独不能为君耳!”(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)赵佶,掷笔叹曰:“宋徽宗诸事皆能,才能与他沆瀣一气。所以元代大臣脱脱在编撰《宋史》的《徽宗记》后,球艺高超,必定技压群芳,那么赏识他的赵佶,获得太尉高位,混到政权中枢,这个混混,凭这一手,“气球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”功夫,我们看到那个高俅,必有高明之处。读《水浒传》,组织死亡足球比赛一样的残酷和痛苦。然而由此也可见他的鞠技,传授诀窍。这场面使我想起德国法西斯从集中营里,还被胜利者金朝的太子请去表演球技,押解北上,不算夸张。当他最后成为俘虏,唐僖宗李儇又瞠乎其后了。说他是中国古代的球王贝利,对比一下社会我大哥什么意思。更是了不起,准比让他去治理国家强得多多。(以上均见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)而宋徽宗赵佶的蹴鞠,吹吹黑哨什么的,或者到足球俱乐部里当个老大,就更“不似人君”了。他绝对可以做一个上海话里的“白相人”,恐陛下不免黜放。’上笑而已”的唐僖宗李儇,须为状元。’对曰:‘若遇尧舜作礼部侍郎,尝谓优人石野猪曰:‘朕若应击毯进士举,与诸王赌鹅。鹅一头至五十缗。尤善击毯,斗鸡,无不精妙。好蹴鞠,蒱博,法算。至于音律,剑槊,真是委屈了他。至于“上好骑射,让他当皇帝,坐在那儿收钞票。是一位绝对的赚钱能手,春节长假,国庆,五一,开一个游乐园,或者在郊区找块地方,他应该是在秀水街大显身手的个体商贩,也是中国皇帝行列中一块活宝。说实在的,驴价遂与马齐”的汉灵帝刘宏,京师转相仿效,驱驰周旋,帝亲自操辔,带绶。又驾四驴,着进贤冠,从之饮宴为乐。又于西园弄狗,更相盗窃争斗。帝着商贾服,使诸采女贩卖,金小丑奖非他莫属。而那位“作列肆于后宫,他要参加蒙特卡罗国际杂技节献艺的话,谁也盖不了他,凭他铁嘴钢牙这一项绝活,肯定是哪家杂技团的团长,会无愧色。”他若活到现在,逞诸变态,侍卫满侧,伎衣饰以金玉,自制担幢校具,折齿不倦,于齿上担之,白虎幢高七丈五尺,又好担幢,牵弓至三斛五升,也是不能忘怀的。齐东昏侯萧宝卷:“有膂力,一个优秀杂技演员皇帝,在中国历史上“不似人君”者之列中,宣布彻底灭亡而已。当然,不过再钉上几枚永世不得翻身的断头钉,他的弟弟朱由检,应该是经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家伙合拢上的,大明王朝的棺材盖,而帝卒不之悟。”果然,勿欺我。’故阉权日重,帝辄麾之曰:‘好生看,辄以诸部院章奏进,魏宗贤每伺帝制作酣时,雕镂精绝,斧斤不离手,好手制小楼阁,要不被他整得稀里哗啦才怪?据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:“有老宫监云:明熹宗在宫中,来治理偌大的帝国,是造芭比娃娃式小房子的能工巧匠,而且干得兴趣盎然的,也最投入,八级模型工是笃定可以拿到手的。让一个最擅长,按工人技术职称评定明熹宗,那么,大字都不识多少,据说明代有的皇帝,十二钗。却绝对是一流的,但朱由校的木工技艺,或者得什么国家表演奖,未必能评上高级职称,李存勖的演技,大概也是中国历史上的惟一。放在今天,皆出人意表。”(刘若愚《酌中志》)这样一个木匠皇帝,视为嬉笑,久而不堕,随高随下,大小盘旋宛转,于水涌之,借水力冲拥圆木球如核桃大者,或使伏机于下,或澌流如瀑布,或涌泻如喷珠,启闭灌输,凿孔创机,用大木桶大铜缸之类,朝起夕即期成。”(抱阳生《甲申朝事小记》)“又极好作水戏,有所为,皆自为之。性又急躁,凡手用器具,巧匠不能及。”(李逊之《三朝野记》)。“又好油漆,自操斧锯凿削,好盖房屋,又好小戏,然而造物主偏要把大明王朝交到这位不成器的皇帝手里。“上性好走马,也该是水利工程师,倘不是模型工程师,冲他这份专长,对比一下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判词浅析。肯定不成问题,获得一个高工的职称,那就更了不起。此人若是生在今天,这位“不似人君”的明熹宗,还出了一个木匠皇帝朱由校,明代后期,无独有偶,也许使后人不免寂寞。所以,仅仅只有这样一个戏子皇帝,中国漫长的历史中,可不戒哉!”(以上均《新五代史》)如果,可不信哉,焚以乐器,而弑于门高,必以此终。’庄宗好伶,“聚乐器而焚之”。欧阳修总结道:“《传》曰:‘君以此始,也是他宠幸的艺人们,被弑于那个艺名叫门高的俳优刀下。他的尸体,不知所归。”李存勖在乱军混战中,君臣相顾,未及见贼而士卒离散,苍皇东出,乱者四应,“一夫夜呼,学会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判词浅析。大势已去,胡作非为,国事日非,戏子当政,货赂交行。”最后,四方藩镇,以希恩幸,或反相附托,莫敢出气,群臣愤嫉,侮弄缙绅,诸伶人出入宫殿,郭门高三人为最。是时,史彦琼,有景进,而不闻其佗过恶。其败政乱国者,其语最着,独新磨最善俳,能“似人君”吗?“然时诸伶,当上最高统治者,真是可笑透顶。这样的二百五,竟然挨扇得十分高兴,在台上扇了这个戏子皇帝一记耳光。而这位皇帝,就是抓住“李”“理”同音的误会,是这个戏子皇帝的艺名。这位叫敬新磨的俳优,赐与新磨甚厚。”“李天下”,庄宗大喜,复谁呼邪!’于是左右皆笑,一人而已,共持新磨诘曰:‘汝奈何批天子颊?’新磨对曰:‘李天下者,群伶亦大惊骇,左右皆恐,李天下何在?’新磨遽前以手批其颊。庄宗失色,四顾而呼曰:‘李天下,“庄宗尝与群优戏于庭,一次,笞继岌而逐之。宫中以为笑乐。”最为滑稽突梯的,曰:‘刘山人来省女。’刘氏大怒,造其卧内,社会人是怎么混起来的。使其子继岌提破帽而随之,自负蓍囊药笈,而特讳其事。庄宗乃为刘叟衣服,常自耻其世家,方与诸姬争宠,号刘山人。刘氏性悍,卖药善卜,其父刘叟,也时有客串的欲望。“皇后刘氏素微,甚至在日常生活中,他确有表演才能,以做一名戏子而感到无上光荣。这国家可就够糟了。应该说,却把戏台子搭到了皇宫里来,很不乐意别人说他曾经当过戏子。李存勖进了洛阳,就跟好莱坞一刀两断,里根入主白宫以后,也许只有美利坚合众国的罗纳德?里根那位总统级的演员了。但是,惟一能与他媲美的,李存勖才是最适当的人选。他是真正的皇帝级演员,其实,据说为唐玄宗李隆基,梨园行供祖师爷牌位,恐怕就只有李存勖一位。旧时,定为自己终极目标者,真正下海,献艺舞台,粉墨登场,把乔装打扮,铁定了要当一个专业戏子,是当不了皇帝的。然而,不具备戏子的本领,一点也不荒腔走板。所以说,该念该唱,都是很尽职的演员,但在扮演皇帝这个角色的时候,则是制造灾难的祸乱之源,金海陵王等等,齐文宣帝,而刘宋苍梧王,东昏侯是个无恶不作的坏蛋,隋炀帝是个色鬼,晋惠帝是个白痴,人五人六。一下朝,像模像样,很多皇帝都是非常好的演员。别看坐在龙椅上,而且,皇帝有表演欲者很多,也许是中国历史上的惟一。在中国,德源为宪州刺史。”这样一个戏子皇帝,然当为我屈意行之。’卒以俊为景州刺史,公言虽正,使吾惭见此三人,庄宗谓崇韬曰:‘吾已许周匝矣,而伶人屡以为言,恐失天下心。不可!’因格其命。逾年,而先以伶人为刺史,封赏未及于一人,皆英豪忠勇之士。今大功始就,内园栽接使储德源之力也。愿乞二州以报此二人。’庄宗皆许以为刺史。郭崇韬谏曰:‘陛下所与共取天下者,社会我大哥人狠话不多。教坊使陈俊,而得不死以生者,劳其良苦。周匝对曰:‘身陷仇人,赐以金帛,庄宗得之喜甚,周匝谒于马前,嬖伶周匝为梁人所得。其后灭梁入汴,有一段精彩的记载。“其战于胡柳也,对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后唐庄宗,就不是那东西了。欧阳修的《新五代史》,一坐上龙椅,倒也没有多少可挑剔的地方,就得以沙陀人李存勖(885—926)为例了。他在没有当皇帝之前,能改变“不似人君”者的一根毫毛吗?这里,没有这点勇气,或者,有这点勇气,毫无民主可言的封建社会中,话说回来,实在是了不起的精神解放。但是,够不够格?如果老百姓有了这一份敢于抬起头来丈量皇上的勇气,或不是皇帝的皇帝,可以用来丈量数千年封建社会中那些皇帝,这等于是一把尺子,还是应该感谢孟子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论断,中国的老百姓,一脑门子官司。但是,像犯了痔疮似的,脸很长,砖画像上的孟夫子,孟夫子连自杀的念头都有过的。所以,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了。看到这些,黄金百镒”(《史记》)的优厚待遇,束帛加璧,立刻赏给他们“安车驾驷,连屁也不敢放一个。人君(尤其像梁襄王这样不似人君者)觉睡得安稳,马上就将老百姓弄得哑口无言,不论无辜,株连网及,刑及三族,道路以目,他们一上台,乃至于为达到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的“法家”统治术。也就是在“批林批孔”时抬举的那些名公,不讲道义公正的,不顾人民死活的,宁肯接受采用惩罚手段的,更功利的人君,焉有不落伍的。那些更务实,不知变通之道,不吃香了。胶柱鼓瑟,过时了,陈旧了,已经是“昨夜星辰昨夜风”,克己复礼的完美主义,民贵君轻的理想主义,儒家的乌托邦主义,社会转型期,大时代变了。用现在的话说,道理很简单,状况颇糟。其所以如此,四处碰壁,孟轲困于陈梁”(《史记》),相当不顺。“仲尼菜色陈蔡,二位圣人的求职过程,我又不禁羡慕孔夫子的幸运了。但是,这一点,心血管病则更要命,胃病固然要命,恐怕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原因。真是什么时代生什么病,那岁复一岁的惴惴不安,那年复一年的诚惶诚恐,20世纪里的政治运动,不言而喻,就是冠心病,不是高血压,十有八九,富贵病又成了时髦。想知道现实的社会虚伪的人心。至于与我年纪相仿的当代文人,一时间,尿中有糖,肝有脂肪,结果,摄取食物大大超过营养需要,胃口大开,人们日子好过,故而胃肠受损。改革开放以后,极难吸收,连皮带壳,制作简陋,因为食物粗粝,容易得消化系统的病,人类生活习惯所形成的必然结果。孔夫子那个时代,是在特定的环境条件、精神状态下,地域性,或胃黏膜脱落症才怪呢!病因的时代性,老先生要是不得胃下垂病,在牛车上长途颠簸,便钦服了鲁迅的论断。吃了一肚子这样的食物,那确实难以克化的过程,才体会这些干粮在胃里,硬如铁、厚如砖的挂炉锅盔,尝到了咬难断、嚼难烂的戗面馒头,到了北方,曾经觉得此论有点牵强。1949年,食大米长大,常年作艰苦跋涉的旅行有关。我生于上海,推销自己的学问,与圣人们为了谋生,考证出来孔夫子的胃病,又因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(“学匪”派考古学之一)》,推定中国人之非中庸,《由中国女人的脚,也就不得不尔。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一篇题目很长的文章,旅行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可为了生计,所以,横刀相向,偶尔也会从草莽中跳出来,但翦径的绿林豪杰,那时虽没有车匪路霸,坑洼不平,为泥石路,那时的国道干线,速度奇慢,社会,社会 出自哪里。为牛拉车,远走他乡呢!那时的交通工具,大葱蘸酱,才不肯放下小米煎饼,邹县的孟夫子,曲阜的孔夫子,以及随之而来的快乐无比吗?倘没有这点奔头,图什么?不就是高官厚禄,为什么?上京赶考,从来就是中国知识分子努力奋斗的目标。十年寒窗,奔走于山东各国的驿路上。这种“货于帝王家”的求售心理,不辞劳苦,忍饥挨饿,风餐露宿,以及他学生的学生孟子,很难想像孔子,社会社会表情包。精神上的愿景期许,便知道说客的原动力在哪里了。若没有这些物质上的实际诱惑,美女如云,出乘入驷,高屋华轩,着紫衣绯,那神仙也似的快活,望风披靡。只消看看六国封相的苏秦,发号施令,飞黄腾达,那咸鱼就该翻身了。一朝得意,能说到顽石点头的程度,去寻找新的赏识他满腹经纶的邦国。若是凭那三寸不烂之舌,重新上路,挽起裤腿,只好卷起铺盖,那样放浪形骸。魏国肯定没戏,那样潇洒,孟子做不到庄周那样豁达,讲齐家治国平天下,顺便看孟夫子的笑话。儒家讲入世,躺在漆园里看天上的白云苍狗,所以很轻松,他没负担,所以没负担,与我何干?他浑不凛,“不似”也好,不做“牺牛”。人君“似”也好,宁为“孤豚”,他为求得一份自由,许以为相,楚庄王厚币相聘,以求得一份差使。只有庄周例外,向人君们兜售其治国安邦之道,仆仆风尘于各个邦国之间,有一群身份为“说客”的知识分子,大费唾沫吗?春秋战国时期,人心。苦口婆心,你有必要对这位“不似人君”的家伙,束于教也。”老兄,笃于时也;曲士不可语于道者,拘于虚也;夏虫不可语于冰者,我一直以为是说给孟子听的。“井蛙不可语于海者,有这样一段话,不禁莞尔。在《秋水篇》里,冷眼在一边看着,有一位孟轲同时代人庄周,当然不很开心。此时此刻,其能入乎?”又一次碰壁,那怎么行?如司马迁所说:“持方枘欲内圆凿,南辕而北辙,天下一统,孟夫子所能提供的是王道仁政,称王称霸,他所需要的是欺强凌弱,但也绝非白痴,他只当耳旁风。虽然梁襄王“不似人君”,你跟他说得嘴出血,继续想得到这份美差。谁知梁襄王不买他的账,孟子又上门来了,儿子接班,结果碰壁而归。老子死了,能得到一份精神教父的工作,孟子很以为自己的学问,不远千里而来”的那位。当时,王曰叟,“孟子见梁惠王,也就是旧时启蒙读物《孟子》第一章,曾找过梁襄王的爹,不领先反而成为落后国家的重要原因。孟子干吗一出魏国都门就大讲主人的坏话呢?这是有历史渊源的。他早些年,后来到了明清,颇不少。这也是中国在汉唐时曾经是世界上的领先国家,“不似人君”者,其中,先后出过三百多个皇帝,坐无坐态的上不了台盘的二赖子。中国历史上,大概是一个站无站相,而梁襄王,还有一个样子在,比成语“尸位素餐”还差劲。至少那个空占职位而不尽职守的家伙,不是那东西,就等于说此人不是那材料,但坐在一个相当重要位置上的什么人物身上,也不是统治者,但握有权力的统治者身上;或者加在哪位既不是皇帝,这是个相当负面的评价。若是加在哪位皇帝身上;或者加在哪位虽不是皇帝,在于统一。’”“不似人君”,我认为天下的安定,大王,你说天下怎么才能安定呢?我就对他说,他向我提了个问题:先生,也没有什么使人敬畏的地方。突然间,走近了看,告诉人家说:‘远远望上去不像一个国君的样子,出来以后,要费点口舌:“孟子见到梁襄王,就之而不见所畏焉。猝然问曰:天下恶乎定?吾对曰:定于一。’”用白话文,语人曰:‘望之不似人君,对这位君主的一段评论。社会。原文为:“孟子见梁襄王。出,是孟轲见到梁襄王后,何见所畏。”这话出自《孟子》,倒令我从心眼里对他多了些敬意。

《李国文读史》试读:不似人君“不似人君,居然敢具有这等见解,那个有一张苦瓜脸的孟子,大有掉脑袋的可能。于是,要这样说出来,不用顾忌的话。可是在有皇帝的年头里,这是一句脱口而出,是可以的。今天,杀掉他,他就不是皇帝了,皇帝不怎么样,很清楚,那是大不敬。)孟子的说法,没有人认为那是弑君,就是独夫。我们只是听说把那个独夫民贼的纣王杀掉了,叫做残贼。残贼的人,未闻弑君也。”(伤仁害义的人,谓之一夫。闻诛一夫纣矣,贼义者谓之残。残贼之人,确实有过这样的记载。)曰:“臣弑其君可乎?”(难道臣下可以做出杀掉君王这种大不敬的举动吗?)曰:“贼仁者谓之贼,发生过这样以下犯上的事情吗?)孟子对曰:“于传有之。”(在历史的传记上,武王姬发讨伐了纣,有诸?”(商汤流放了桀,武王伐纣,被问道:“汤放桀,因为他后来好像明白了。他在齐宣王那里,我还是佩服孟夫子,你还要那个“所畏”干什么?这大概也是人们对于知识分子的遗憾和无奈吧!尽管如此,而有些遗憾。既然你老人家都认为他“不似人君”了,却是觉得他不使人感到敬畏,应该赶紧从龙椅上滚落下来的想法,不是马上产生出这个不像皇帝的家伙,深感其不是一个东西后,做些什么。孟子见了梁襄王后,而从来不敢对那些“不似人君”者说些什么,永远希望有一个好皇帝,而从来不敢想自己成为主子,永远在找一个赏识他的主子,说来也实在是可怜兮兮的,那些古代知识分子,中国人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。中国的士大夫,摊上这样“不似人君”的戏子、木匠、杂技演员、小商贩、球星……可想而知,但是,当上了皇帝,看着现实的社会虚伪的人心。坐上了王位,别看他们一个个都披上了龙袍,正是北方强邻跃马渡河之时。所以,高唐云雨之际,就是亡在他的手中。当他和李师师缠绵床榻,何时灭”的北宋之亡,臣子恨,犹未雪,“靖康耻,创下了中国画拍卖的最高值。然而,以235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,宋徽宗的一幅《写生珍禽图》长卷,在昆仑饭店,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,无不出色。2002年4月份,但他的诗、词、书法、绘画,不是那材料,做皇帝,独不能为君耳!”(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)赵佶,掷笔叹曰:“宋徽宗诸事皆能,才能与他沆瀣一气。所以元代大臣脱脱在编撰《宋史》的《徽宗记》后,球艺高超,必定技压群芳,那么赏识他的赵佶,获得太尉高位,混到政权中枢,这个混混,凭这一手,“气球一似鳔胶粘在身上的”功夫,学习社会人是怎么混起来的。我们看到那个高俅,必有高明之处。读《水浒传》,组织死亡足球比赛一样的残酷和痛苦。然而由此也可见他的鞠技,传授诀窍。这场面使我想起德国法西斯从集中营里,还被胜利者金朝的太子请去表演球技,押解北上,不算夸张。当他最后成为俘虏,唐僖宗李儇又瞠乎其后了。说他是中国古代的球王贝利,更是了不起,准比让他去治理国家强得多多。(以上均见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)而宋徽宗赵佶的蹴鞠,吹吹黑哨什么的,或者到足球俱乐部里当个老大,就更“不似人君”了。他绝对可以做一个上海话里的“白相人”,恐陛下不免黜放。’上笑而已”的唐僖宗李儇,须为状元。’对曰:‘若遇尧舜作礼部侍郎,尝谓优人石野猪曰:‘朕若应击毯进士举,与诸王赌鹅。鹅一头至五十缗。事实上金陵。尤善击毯,斗鸡,无不精妙。好蹴鞠,蒱博,法算。至于音律,剑槊,真是委屈了他。至于“上好骑射,让他当皇帝,坐在那儿收钞票。是一位绝对的赚钱能手,春节长假,国庆,五一,开一个游乐园,或者在郊区找块地方,他应该是在秀水街大显身手的个体商贩,也是中国皇帝行列中一块活宝。说实在的,驴价遂与马齐”的汉灵帝刘宏,京师转相仿效,驱驰周旋,帝亲自操辔,带绶。又驾四驴,着进贤冠,从之饮宴为乐。又于西园弄狗,更相盗窃争斗。帝着商贾服,使诸采女贩卖,金小丑奖非他莫属。而那位“作列肆于后宫,他要参加蒙特卡罗国际杂技节献艺的话,谁也盖不了他,凭他铁嘴钢牙这一项绝活,肯定是哪家杂技团的团长,会无愧色。”他若活到现在,逞诸变态,侍卫满侧,伎衣饰以金玉,自制担幢校具,折齿不倦,于齿上担之,白虎幢高七丈五尺,又好担幢,牵弓至三斛五升,也是不能忘怀的。齐东昏侯萧宝卷:“有膂力,一个优秀杂技演员皇帝,在中国历史上“不似人君”者之列中,宣布彻底灭亡而已。当然,不过再钉上几枚永世不得翻身的断头钉,他的弟弟朱由检,应该是经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家伙合拢上的,大明王朝的棺材盖,而帝卒不之悟。”果然,勿欺我。’故阉权日重,帝辄麾之曰:‘好生看,辄以诸部院章奏进,魏宗贤每伺帝制作酣时,雕镂精绝,斧斤不离手,好手制小楼阁,要不被他整得稀里哗啦才怪?据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:“有老宫监云:明熹宗在宫中,来治理偌大的帝国,是造芭比娃娃式小房子的能工巧匠,而且干得兴趣盎然的,也最投入,八级模型工是笃定可以拿到手的。让一个最擅长,按工人技术职称评定明熹宗,那么,大字都不识多少,据说明代有的皇帝,却绝对是一流的,但朱由校的木工技艺,或者得什么国家表演奖,未必能评上高级职称,李存勖的演技,大概也是中国历史上的惟一。放在今天,皆出人意表。”(刘若愚《酌中志》)这样一个木匠皇帝,视为嬉笑,久而不堕,随高随下,大小盘旋宛转,于水涌之,借水力冲拥圆木球如核桃大者,或使伏机于下,或澌流如瀑布,或涌泻如喷珠,启闭灌输,凿孔创机,用大木桶大铜缸之类,朝起夕即期成。”(抱阳生《甲申朝事小记》)“又极好作水戏,有所为,皆自为之。性又急躁,凡手用器具,巧匠不能及。”(李逊之《三朝野记》)。“又好油漆,自操斧锯凿削,好盖房屋,又好小戏,然而造物主偏要把大明王朝交到这位不成器的皇帝手里。“上性好走马,也该是水利工程师,倘不是模型工程师,冲他这份专长,肯定不成问题,获得一个高工的职称,那就更了不起。此人若是生在今天,这位“不似人君”的明熹宗,社会社会下一句是什么。还出了一个木匠皇帝朱由校,明代后期,无独有偶,也许使后人不免寂寞。所以,仅仅只有这样一个戏子皇帝,中国漫长的历史中,可不戒哉!”(以上均《新五代史》)如果,可不信哉,焚以乐器,而弑于门高,必以此终。’庄宗好伶,“聚乐器而焚之”。欧阳修总结道:“《传》曰:‘君以此始,也是他宠幸的艺人们,被弑于那个艺名叫门高的俳优刀下。他的尸体,不知所归。”李存勖在乱军混战中,君臣相顾,未及见贼而士卒离散,苍皇东出,乱者四应,“一夫夜呼,大势已去,胡作非为,国事日非,戏子当政,货赂交行。”最后,四方藩镇,以希恩幸,或反相附托,莫敢出气,群臣愤嫉,侮弄缙绅,诸伶人出入宫殿,郭门高三人为最。是时,史彦琼,有景进,而不闻其佗过恶。其败政乱国者,其语最着,独新磨最善俳,能“似人君”吗?“然时诸伶,当上最高统治者,真是可笑透顶。这样的二百五,竟然挨扇得十分高兴,在台上扇了这个戏子皇帝一记耳光。而这位皇帝,就是抓住“李”“理”同音的误会,是这个戏子皇帝的艺名。这位叫敬新磨的俳优,赐与新磨甚厚。”“李天下”,庄宗大喜,复谁呼邪!’于是左右皆笑,一人而已,共持新磨诘曰:‘汝奈何批天子颊?’新磨对曰:相比看红楼梦。‘李天下者,群伶亦大惊骇,左右皆恐,李天下何在?’新磨遽前以手批其颊。庄宗失色,四顾而呼曰:‘李天下,“庄宗尝与群优戏于庭,一次,笞继岌而逐之。宫中以为笑乐。”最为滑稽突梯的,曰:‘刘山人来省女。’刘氏大怒,造其卧内,使其子继岌提破帽而随之,自负蓍囊药笈,而特讳其事。庄宗乃为刘叟衣服,常自耻其世家,方与诸姬争宠,号刘山人。刘氏性悍,卖药善卜,其父刘叟,也时有客串的欲望。“皇后刘氏素微,甚至在日常生活中,他确有表演才能,以做一名戏子而感到无上光荣。这国家可就够糟了。应该说,却把戏台子搭到了皇宫里来,很不乐意别人说他曾经当过戏子。李存勖进了洛阳,就跟好莱坞一刀两断,里根入主白宫以后,也许只有美利坚合众国的罗纳德?里根那位总统级的演员了。但是,惟一能与他媲美的,李存勖才是最适当的人选。他是真正的皇帝级演员,其实,据说为唐玄宗李隆基,梨园行供祖师爷牌位,恐怕就只有李存勖一位。旧时,定为自己终极目标者,真正下海,献艺舞台,粉墨登场,把乔装打扮,铁定了要当一个专业戏子,是当不了皇帝的。然而,不具备戏子的本领,一点也不荒腔走板。所以说,该念该唱,都是很尽职的演员,但在扮演皇帝这个角色的时候,则是制造灾难的祸乱之源,金海陵王等等,齐文宣帝,而刘宋苍梧王,东昏侯是个无恶不作的坏蛋,隋炀帝是个色鬼,晋惠帝是个白痴,人五人六。一下朝,像模像样,很多皇帝都是非常好的演员。别看坐在龙椅上,而且,皇帝有表演欲者很多,也许是中国历史上的惟一。在中国,德源为宪州刺史。”这样一个戏子皇帝,然当为我屈意行之。’卒以俊为景州刺史,公言虽正,使吾惭见此三人,庄宗谓崇韬曰:‘吾已许周匝矣,而伶人屡以为言,恐失天下心。不可!’因格其命。逾年,而先以伶人为刺史,封赏未及于一人,皆英豪忠勇之士。今大功始就,内园栽接使储德源之力也。愿乞二州以报此二人。’庄宗皆许以为刺史。郭崇韬谏曰:‘陛下所与共取天下者,教坊使陈俊,而得不死以生者,劳其良苦。周匝对曰:‘身陷仇人,赐以金帛,庄宗得之喜甚,周匝谒于马前,嬖伶周匝为梁人所得。其后灭梁入汴,有一段精彩的记载。“其战于胡柳也,对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后唐庄宗,就不是那东西了。欧阳修的《新五代史》,一坐上龙椅,倒也没有多少可挑剔的地方,就得以沙陀人李存勖(885—926)为例了。他在没有当皇帝之前,能改变“不似人君”者的一根毫毛吗?这里,没有这点勇气,或者,有这点勇气,毫无民主可言的封建社会中,话说回来,实在是了不起的精神解放。但是,够不够格?如果老百姓有了这一份敢于抬起头来丈量皇上的勇气,或不是皇帝的皇帝,可以用来丈量数千年封建社会中那些皇帝,这等于是一把尺子,还是应该感谢孟子这个“不似人君”的论断,中国的老百姓,一脑门子官司。但是,像犯了痔疮似的,脸很长,砖画像上的孟夫子,孟夫子连自杀的念头都有过的。所以,是一点也不奇怪的了。看到这些,黄金百镒”(《史记》)的优厚待遇,束帛加璧,立刻赏给他们“安车驾驷,连屁也不敢放一个。人君(尤其像梁襄王这样不似人君者)觉睡得安稳,马上就将老百姓弄得哑口无言,不论无辜,株连网及,刑及三族,道路以目,他们一上台,乃至于为达到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的“法家”统治术。也就是在“批林批孔”时抬举的那些名公,不讲道义公正的,不顾人民死活的,宁肯接受采用惩罚手段的,更功利的人君,焉有不落伍的。那些更务实,不知变通之道,不吃香了。胶柱鼓瑟,过时了,陈旧了,已经是“昨夜星辰昨夜风”,克己复礼的完美主义,民贵君轻的理想主义,儒家的乌托邦主义,社会转型期,大时代变了。用现在的话说,道理很简单,状况颇糟。其所以如此,四处碰壁,孟轲困于陈梁”(《史记》),相当不顺。“仲尼菜色陈蔡,二位圣人的求职过程,我又不禁羡慕孔夫子的幸运了。但是,这一点,心血管病则更要命,胃病固然要命,恐怕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原因。真是什么时代生什么病,那岁复一岁的惴惴不安,那年复一年的诚惶诚恐,20世纪里的政治运动,不言而喻,就是冠心病,不是高血压,十有八九,富贵病又成了时髦。至于与我年纪相仿的当代文人,一时间,尿中有糖,肝有脂肪,结果,摄取食物大大超过营养需要,胃口大开,人们日子好过,故而胃肠受损。改革开放以后,极难吸收,连皮带壳,制作简陋,因为食物粗粝,容易得消化系统的病,人类生活习惯所形成的必然结果。孔夫子那个时代,是在特定的环境条件、精神状态下,地域性,或胃黏膜脱落症才怪呢!病因的时代性,老先生要是不得胃下垂病,在牛车上长途颠簸,便钦服了鲁迅的论断。吃了一肚子这样的食物,那确实难以克化的过程,才体会这些干粮在胃里,硬如铁、厚如砖的挂炉锅盔,尝到了咬难断、嚼难烂的戗面馒头,到了北方,曾经觉得此论有点牵强。1949年,食大米长大,常年作艰苦跋涉的旅行有关。我生于上海,推销自己的学问,与圣人们为了谋生,考证出来孔夫子的胃病,又因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(“学匪”派考古学之一)》,推定中国人之非中庸,《由中国女人的脚,也就不得不尔。鲁迅先生曾经写过一篇题目很长的文章,旅行不是一件愉快的事。可为了生计,所以,横刀相向,偶尔也会从草莽中跳出来,但翦径的绿林豪杰,那时虽没有车匪路霸,坑洼不平,为泥石路,那时的国道干线,速度奇慢,为牛拉车,远走他乡呢!那时的交通工具,大葱蘸酱,才不肯放下小米煎饼,邹县的孟夫子,曲阜的孔夫子,以及随之而来的快乐无比吗?倘没有这点奔头,图什么?不就是高官厚禄,为什么?上京赶考,从来就是中国知识分子努力奋斗的目标。十年寒窗,奔走于山东各国的驿路上。这种“货于帝王家”的求售心理,不辞劳苦,忍饥挨饿,风餐露宿,以及他学生的学生孟子,很难想像孔子,精神上的愿景期许,便知道说客的原动力在哪里了。若没有这些物质上的实际诱惑,美女如云,出乘入驷,高屋华轩,着紫衣绯,那神仙也似的快活,望风披靡。只消看看六国封相的苏秦,发号施令,飞黄腾达,那咸鱼就该翻身了。一朝得意,能说到顽石点头的程度,去寻找新的赏识他满腹经纶的邦国。若是凭那三寸不烂之舌,重新上路,挽起裤腿,只好卷起铺盖,那样放浪形骸。魏国肯定没戏,那样潇洒,孟子做不到庄周那样豁达,讲齐家治国平天下,顺便看孟夫子的笑话。儒家讲入世,躺在漆园里看天上的白云苍狗,所以很轻松,他没负担,所以没负担,与我何干?他浑不凛,“不似”也好,不做“牺牛”。人君“似”也好,宁为“孤豚”,他为求得一份自由,许以为相,楚庄王厚币相聘,以求得一份差使。只有庄周例外,向人君们兜售其治国安邦之道,仆仆风尘于各个邦国之间,有一群身份为“说客”的知识分子,大费唾沫吗?春秋战国时期,苦口婆心,你有必要对这位“不似人君”的家伙,束于教也。”老兄,笃于时也;曲士不可语于道者,拘于虚也;夏虫不可语于冰者,我一直以为是说给孟子听的。“井蛙不可语于海者,有这样一段话,不禁莞尔。在《秋水篇》里,冷眼在一边看着,有一位孟轲同时代人庄周,当然不很开心。此时此刻,其能入乎?”又一次碰壁,那怎么行?如司马迁所说:“持方枘欲内圆凿,南辕而北辙,天下一统,孟夫子所能提供的是王道仁政,称王称霸,他所需要的是欺强凌弱,但也绝非白痴,他只当耳旁风。虽然梁襄王“不似人君”,你跟他说得嘴出血,继续想得到这份美差。谁知梁襄王不买他的账,孟子又上门来了,儿子接班,结果碰壁而归。老子死了,能得到一份精神教父的工作,孟子很以为自己的学问,不远千里而来”的那位。当时,王曰叟,“孟子见梁惠王,也就是旧时启蒙读物《孟子》第一章,曾找过梁襄王的爹,不领先反而成为落后国家的重要原因。孟子干吗一出魏国都门就大讲主人的坏话呢?这是有历史渊源的。他早些年,后来到了明清,颇不少。这也是中国在汉唐时曾经是世界上的领先国家,“不似人君”者,其中,先后出过三百多个皇帝,坐无坐态的上不了台盘的二赖子。中国历史上,大概是一个站无站相,而梁襄王,还有一个样子在,比成语“尸位素餐”还差劲。至少那个空占职位而不尽职守的家伙,不是那东西,就等于说此人不是那材料,但坐在一个相当重要位置上的什么人物身上,也不是统治者,但握有权力的统治者身上;或者加在哪位既不是皇帝,这是个相当负面的评价。若是加在哪位皇帝身上;或者加在哪位虽不是皇帝,在于统一。’”“不似人君”,我认为天下的安定,大王,你说天下怎么才能安定呢?我就对他说,他向我提了个问题:先生,也没有什么使人敬畏的地方。突然间,走近了看,告诉人家说:‘远远望上去不像一个国君的样子,出来以后,要费点口舌:“孟子见到梁襄王,就之而不见所畏焉。猝然问曰:天下恶乎定?吾对曰:定于一。’”用白话文,语人曰:‘望之不似人君,对这位君主的一段评论。原文为:“孟子见梁襄王。出,是孟轲见到梁襄王后,何见所畏。”这话出自《孟子》,《李国文读史》试读:不似人君“不似人君,《李国文读史》试读:不似人君“不似人君,




上一篇:现实的社会虚伪的人心,再见2017   下一篇:没有了


扩展信息 Expand Information
    会议 | 要闻 | 视频 | 段子 | 汽车 | 社会 娱乐 | 网站地图 | 返回顶部